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龙泉寺 > 龙泉寺365天 > 正文
修改生命的源代码
来源:风起青平微信公众号 作者:常政 发表时间:2018-06-11 12:45:53
字号: [双击滚屏]
学诚法师谈论的“心文明”,正是对治“人类和科技关系”的解决方案,特点是“不把物欲的最大化满足和知识的最大化积累作为人类文明追求的目标,而是把内在觉悟本性的最大化彰显与发挥,视作文明的终极目标、和平的根本保障。”他说:“在科技日新月异、世界瞬息万变、文化价值多元的今天,植根内在德性的‘心文明’,有助于现代人类从人的本质意义上去把握世界、重建文明。”

一、缘起:


       和龙泉寺结缘,应该是2014年,我参加了它的第二届IT禅修营。总的感觉,由于活动必须上交手机,一下子觉得时间过得慢了,六根开始清净下来。大约半年后,因为撰写一本互联网相关的书,思绪一度陷入混乱,我想起当初的“清净感受”,便皈依了龙泉寺,希望获得一些写书的灵感和启发。但皈依之后,我便将学佛这事搁置一边。转折在2017年11月,我参与讨论了“心美智开”这四个字,经过几天的思索发现“美”乃帮助他人之意。后来参加一个朋友聚会,就“心美智开”带给我的启发发言了20分钟,并发愿未来10年将以“心美智开”作为生命成长的目标。这时,我开始对学佛重视起来,“心美智开”和佛教的“福慧双修”在义理层面是贯通的。于是,在“智”的层面,我参加了两个小组,一个学道次第,一个学百法;在“心美”的层面,我又开始实践善行,参加北京仁爱心栈的奉粥活动。


       在参与中,我经常能听到周围的人分享在寺里听法师讲法的各种喜乐,便开始希求去龙泉寺听法,正好五一假期来临,就报名参加了龙泉寺AI觉悟禅修营,随后有缘承担了这次禅修营的辅导员。


二、龙泉之魂:


       当辅导员和我当年做禅修营学员,最大的不同是不但要做好自己,而且要更好的关照他人,也正是这一视角让自己对龙泉寺有了全新的认识:

       开营第一天,对于从没接触过龙泉寺的学员,龙泉寺带给他们非常大的惊喜。他们惊讶于“从没见过这样的寺庙”。首先寺庙没有商业氛围,一切吃穿用度,甚至烧香都免费;法师们不仅学识高,佛法讲得通俗易懂,而且非常亲切、平易近人;组织的义工们的敬业和热情也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值得深思的是,这座他们从没有见过的寺庙,恰恰有着他们心目中寺庙应有的模样,有学员感叹“终于看到了正统的中国佛教”。记得某企业的部门经理分享,他非常苦恼员工经常跳槽,希望寻找某种正能量来增强团队管理和建设,便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来龙泉寺,结果第一天就十分笃定——这就是他想要的正能量!


       更大的反响在第二天,观看纪录片《五年菩提》之后。这个片子讲述了龙泉寺自2003年11月之后5年的筹备、发展、壮大的过程。最初这里极其简陋破败,学诚法师和几位弟子白手起家,解决了住宿、吃饭、用水、卫生、取暖等正常生活所必须的一系列问题。看到为了信仰如此艰辛的创业,至少两个学员都被感动哭了。还有的刚来,对是否皈依举棋不定,看完片子后毅然决定皈依,并在皈依后告诉我,他是一个有选择恐惧症的人,皈依学诚法师是他生命中第一次果断做下的决定……活动结束后,我和他结伴下山,他讲述的一件往事令我感叹前缘注定,多年前他来凤凰岭爬山,看到空无一人、尚在废墟状态的寺庙山门、石桥,忍不住跪拜下去……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而我自己思考的是,《五岁菩提》已经看过多次,包括龙泉寺也来过多次,缘何现在才对龙泉寺的几个历史细节犹如生命中初见,而且印象深刻……



       一位法师:龙泉寺第一代主持是继升老和尚。龙泉寺始建于辽朝应历初年,当时继升长老因对佛法的感悟超群而被人嫉妒,排挤出白马寺,以手上唯一的《金刚经》为指引,向北行进,来到凤凰岭创建了龙泉寺。


      一座桥:龙泉寺进山门后的石桥——金龙桥,是辽代遗留下来的,由继升老和尚辛苦化缘三年建造。


      两棵树:寺内一雄一雌两棵银杏树,也有着千年以上的历史了……


       这些我无数次的听过,却每次都一听便忘,为何现在才记忆尤深?


       当辅导员“关照他人”,也拓展了我对佛理的认知。记得第一天晚上活动结束回到住处,十分困乏,本想早早休息。听到隔壁有几个人正在讨论,辅导员身份让我觉得有义务了解大家,便强忍睡眠的诱惑一起参与。这次“闲聊”让我收获很多,尤其是有位学员畅谈了当年六祖慧能大师领悟《金刚经》的场景。他认为大师在写下那句著名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时,仅是“小悟”,还是有些着相于“空”,慧能大师真正获得高层次的“悟”,是在之后听五祖讲《金刚经》时“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时,当下大悟“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自性”这个词,在整个禅修营活动,不时从龙泉寺法师的口中听到,它逐渐重构了我对生命和宇宙万物本质的认识。


       交流过后,回屋倒头便睡。第二天凌晨3点被闹钟唤醒,闹铃是《梦回唐朝》的开场曲,荡气回肠的旋律中是一阵密集的鼓声,让我想起它的MTV画面——一匹白马从古老的寺庙山门里缓缓走了出来……



       这一天是我起得最早的一天,3点半便集合去寺参加4:30的早课。早课长达一个半小时,按照佛教仪轨唱诵。这是我在整个禅修活动中感受最为殊胜、震撼的场面。三慧堂里数百人汇聚一堂,出家法师就有80多位。


       早课的时间处于寅时(3~5点)和卯时(5~7点),在阴阳五行(水、木、火、土、金)中,寅卯行木(寅象征幼木杂草,卯象征陈木丛林),代表事物按照规则和模式,逐渐生长和舒展的过程。伴着几声厚重的鼓点、清亮的罄音,当法师们(也包括我们)以冗长的呼吸吐纳,缓缓诵起“戒定真香,戒定真香焚起冲天上……”此刻正值大地苏醒,青草萌动,树叶开始在晨风中轻轻摇曳。


       当然,我对唱诵的经咒基本不太懂,但这让我想起伟大的轴心时代(公元前800至前200年间),开天辟地般,整个地球东、西方文明,出现了四个伟大的精神导师(印度的释迦牟尼,中国的孔子,古希腊的苏格拉底,古希伯来的耶稣)。这些唱诵便是四大导师之一释迦牟尼和他的弟子们,传播对生命和世界的认知时,声带振动叩击空气,辐射穿越时空的精神能量,所发出的心声。


       约500多年后(公元67年),两位古印度高僧牵着一匹白马载着佛经,缓缓地从释迦牟尼所在的轴心文明古国,走向另一个文明国度,四大精神导师之一孔子所在的中国。1年后,中国历史中的第一座寺庙,纪念“白马驮经”的白马寺建立。约1000年后(公元951~969年)白马寺的山门开启,缓缓走出一位高僧,他带着一部《金刚经》一路向北来这里,创立了龙泉寺。又经过1000多年(2004年),学诚法师带着他的弟子们入驻这里,开启了新的佛法传承时代。学诚法师16岁时在广化寺出家,广化寺是文革后第一批恢复的汉传佛教三大丛林之一。


       当年高僧化缘建造的石桥,就这样又一次开始接引众生。石桥附近的几棵树已从当年的幼苗,伴随着龙泉寺一代又一代法师、信众的诵经钟鸣声,生长成参天大树,历经千年依然四季常青。据贤清法师说,学诚法师曾经教导,“坚持随众上早晚课20年,就能成为大德。”


       我们今天可以站在龙泉寺三慧堂大厅里,看着用现代科技投射出来,美轮美奂的释迦牟尼佛像,却能够感受、参与着一股融合了梵文、中文,穿越时空数千年的精神能量,而我们也已融入成为它的一部分。当龙泉寺法师突然加速诵经的时候,是整个早课最为高潮的部分,除了法师几乎每一个人都停了下来,凝神屏息,静静地观望宛如观摩一个神迹。那种万马奔腾般的气场,令我脑海里不由得闪现出一句诗“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我甚至这么认为,如同去卢浮宫没有看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去梵蒂冈没有看米开朗基罗的西斯廷壁画,到了龙泉寺却没有亲身体验过早课的殊胜,就等于没有来过龙泉寺。


       临近早课结束,一句“自皈依法,当愿众生,深入经藏,智慧如海”在空中响起,令我心头一亮,发现自2017年10月因为一幅画萌生的问题,有了答案。


三、生命的浪涛,智慧如海



       2017年国庆后的某日,我在日本某商业街闲逛,被这幅木版画吸引。这幅画名叫《神奈川冲浪里》(如上图),是日本浮世绘画家葛饰北斋的代表作。画面中,几队表情宁静的船工们,划着船桨,穿梭于惊涛骇浪之中,远方是稳如磐石的富士山。我觉得画蕴含着某种禅意,但不知所以,就买了一张贴画粘在手机上,时不时琢磨一番。


       心灵的海洋:对它第一个阶段的认识:海洋也可以隐喻心灵。当我们身口意中的贪、嗔、痴涌现的时候,犹如一个海浪掀起,稍有不慎就会被它吞噬。推而广之,它也可以隐喻整个国家和民族的社会心理。


       无自性的海洋:第二阶段重要认知来自禅修活动贤度法师的开示。他说“世界万物是没有自性的“,这里的自性和慧能大师悟《金刚经》后说的自性应用情境有所不同。慧能大师之自性,是心、乃至宇宙本体之意,这里的自性乃是狭义的,自我感知层面的“我”,无自性意指生命之“我”不是一个自在自为的独立系统,而是由无数无常变化的因缘和合而成。这种思维,对我来说是新奇的,更是颠覆性的。长久以来,我习惯将自己所思所想、七情六欲,甚至周围亲友、朋友圈等对我的认知视为“确定无疑的我”,但“我”其实是象大海涌起的一个浪花,处于永恒的变化中,“我”会在下一个瞬间呈现另外的状态(即因缘果报)。


       智慧的海洋:第三阶段的重要认识,来自早课时听到的“深入经藏,智慧如海”。它更新了我关于智慧的理解,智慧便是关于海浪之心灵起伏变化的法门,通过它,你可以从生命海浪漩涡中的当下,在净化改造内心的同时,游向你期望的目标,成为你想成为的人,乃至游向最圆满的境界:佛经里描述的“彼岸”。


       以上便是我从《神奈川冲浪里》这幅画中,经过这次禅修的机缘,获得的关于智慧海的认知:


       物理的海洋——> 心灵的海洋——> 无自性的海洋——> 智慧的海洋。


       禅修活动中,法师对学员们的期许、开示,已经蕴含了一些改变心念、改变命运的修行法门。例如:


       经行:通过专注走路时对腿脚提跨放动作的感知,使我们清楚了解身体的每一瞬间,来提升意念力、专注力,磨砺心灵。每次往返寺里的时候,我们都会用“止语”加“默数走路步数”的方式来实践。禅修活动结束后,我再次上山参加了一次经行,这次练心的方式是行走时诵《大悲咒》;“经行”的思想推而广之,还可以在吃饭时默数“咀嚼次数”来锻炼心对身的摄持能力,来安住当下,止住妄念。发现哪怕吃饭、走路这样容易被忽略的小事都可以用来修心,修行就在当下。


       禅坐:贤听法师在关于坐禅的开示中,介绍了“修慈心”的法门:静坐时默念这样一类语句:


       愿向每一个有情众生撒播善意和快乐。


       愿生活中没有敌人。


       愿敌对我的人们放下敌意。


       ……


       记得有学员在谈论对它的感受时,如此评价——改变生命的源代码。


       在禅修营的结行会上,还有位学员的分享令我印象深刻。他说在一次用斋时,看到碗里有一颗平时不爱吃的花椒。按寺里规矩,用斋不能剩饭菜。在经历了一番痛苦的思想斗争后,终于将这颗花椒夹进嘴里咬了一口。味道一如既往的不喜欢“花椒味在我的口腔里弥散开来,愈发浓烈,但我就是在感受它,好像没有‘讨厌’作怪,也没那么讨厌花椒的味道了,再随着咀嚼,味道渐渐消散。等到花椒味完全消失,我却突然有点怀念它的味道。”他由此感悟:三天的禅修生活也许也像人生中的一颗“花椒”一样。


       我由此体会,改变生命的源代码,直观体验就是如同品尝花椒,尽管它是你真正想要的,但旧的成见却令你对它畏惧、望而却步,宁愿沉溺于当前习惯了的精神安逸甚至懈怠(实际正陷入苦海)中。我们应该习惯于“习惯尝试‘人生的花椒’”。


四、人工智能的自性


       有次排队,那位“花椒”师兄恰站在我旁边,他看了我一眼,认真地说:“你的胡子可以刮了”。我哈哈笑笑,希望能实现他的期许:我在2014年发愿,撰写的书稿一旦问世便刮掉胡子。如今已经印刷了试阅版,处于出书前的最后冲刺了。


       这部书稿,深受佛教理论的影响,尤其是唯实论中关于眼、耳、鼻、舌、身等八识的描述。我基于此,设计了一个预测未来信息社会的发展模型——图灵地球脑。它也许是未来一切人工智能技术、产业链汇聚而成的实体空间形态。但基于图灵地球脑,我对于人类命运的预测结果是灰暗的,我描述为“逆生长的婴儿”,一方面,人类借助人工智能等技术创新,越来越接近“神”一般的力量;另一方面,人类真实的意志、心智,越来越朝着“婴儿”状态退化。


       这远比人们担忧的“机器人取代人类工作”更为严重,这更像是种族灭绝意义的淘汰。但这次禅修之旅,让我感受到了一丝曙光,尤其是贤度法师在“龙泉夜话”中的开示,让我觉得相对于人工智能,人类智慧具有一道不可逾越的优越性。


       听别人分享的贤度法师开示说,人工智能和人类最大的区别在于,人工智能不能“破我执”,不能证明自身的“无自性”,领悟空性,给了我深刻的启示。甚至让我突然意识到对人工智能的担忧,其实是一个“伪问题”,一切取决于我们自身。


       如果人工智能可以领悟“空性”,便有了佛性,便宛如太阳、星空和大海一样,和人类相处无虞。如果人工智能不能领悟“空性”,即使作恶也终究智慧、能量有限。当然前提是,人类的群体心灵,普遍生长到比较高的文明水平,不为贪、嗔、痴各种“我执”所障碍,可以妥善的利用“人工智能”等科技创新为人类的福祉服务。


       我还想起今年4月听到,学诚法师谈论的“心文明”,它正是对治“人类和科技关系”的解决方案,特点是“不把物欲的最大化满足和知识的最大化积累作为人类文明追求的目标,而是把内在觉悟本性的最大化彰显与发挥,视作文明的终极目标、和平的根本保障。”他说:“在科技日新月异、世界瞬息万变、文化价值多元的今天,植根内在德性的‘心文明’,有助于现代人类从人的本质意义上去把握世界、重建文明。”


五、改变,从“阿弥陀佛”开始


       有次某个学员问了这么一个问题:“什么是阿弥陀佛?”这个问题实在是太简单了,我自幼不仅在寺里,还是影视剧中出现僧人的场景,总会听他们说“阿弥陀佛”。在龙泉寺内法师、义工、学员们的正式、非正式交流中更是屡闻“阿弥陀佛”名号。但正因为它太简单、太寻常了,做为辅导员的我,却深刻地体会到了“尴尬”:我发现自己竟然真的不确定“阿弥陀佛”的意思。强烈的窘迫促使我想向他先做一个简单的定义。但又想起先前参加培训时上位师兄说“辅导员是连接山下学员和龙泉寺、法师们的代表,在回答有关佛法的提问时,一定要确保“佛法正知见”,千万不要为了“面子”自己去组织答案,否则不仅自己造了恶业,尤其会使得未接触佛法的学员,因为内心烙上了“你的答案”,而与真正佛法的缘分从此发生了深远的偏离”。于是,我老老实实地回复那位学员说:“我也不知道。”


       尴尬啊,我开始反思自己,突然发现不仅仅是“阿弥陀佛”,我对平时诵的各种经咒,基本都不知道什么意思,而且也很少想了解它们。我甚至想起,生命中第一次拜佛,都不知道拜的是什么佛……那是2006年元旦,我和一位名叫张来舟的小伙子在赵州桥附近游历,张来舟在农村长大,为人质朴。当我们看到桥下的河水淤泥里,有几只冬眠的青蛙被人挖了出来,活活冻死凝结在冰块中。我对这一幕无动于衷,却被张来舟的反应“骇”住了:他悲痛欲绝、满眼通红,不停地对着河面喃喃自语“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了屈原的《天问》。他提议“我们拜拜它们吧”,因为他的善良,我实在不忍拒绝,所以我俩朝那些逝去的生命三鞠躬。


       当天夜里,我住在柏林禅寺的客房,出来散步时突然看到他。张来舟指指不远处的一个塑像说,“我们拜一拜菩萨吧”。这一提议让人实在无法拒绝,便开始了生命中的第一次拜佛。因为只是友情“赞助”,根本没注意是哪位佛菩萨。这一次之后,我便开始拜佛了,家里去庙里做法事、求保佑,我也会跟着家人跪拜,后来每到一个庙宇,也会对菩萨佛跪拜,隐隐感觉这样做能让人内心清净。


       至于诵经咒,我喜欢的是这么一种氛围:尤其是参与集体诵经时,当想到所有人正在为某种“清净、圆满”的目标而努力着,也包括拜佛,自己融入团体中,隐隐会感觉一种正能量的汇聚、加持。用一个比喻:很像在蒸“精神桑拿”。所以,尽管不知道诵的意思,甚至拜忏时,不清楚自己忏悔哪方面,但乐在其中。


       所以当这位学员问我什么是“阿弥陀佛”时,我意识到自己需要往前进一步了。我开始希求它们的内涵意义。尤其体验“农禅”时,加深了这一认识。我们小组分配在大地心农场挖沟渠,负责接待是一位常住义工。当有位学员因为穿了一双新鞋,纠结是否要进沟渠挖土时,这位义工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要破我执”。我突然想起小时候看到农村很多淳朴勤劳的乡亲干活时也和这位义工一样,并不介意鞋是否沾泥。他们所有的劳动行为和热情,和他一样,但他们说不出“破我执”。所以问题来了:


       问题1:一个不顾鞋是否沾染泥、全心投入辛勤劳动的人,说跟不说“破我执”,有没有区别?


       问题2:一个口念“阿弥陀佛”的人,知道跟不知道“阿弥陀佛”的意义,有没有区别?


       我觉得,口念“阿弥陀佛”,相当于农田的耕耘、松土,理解“阿弥陀佛”之意,相当于播下种子。


       禅修营活动结束后,我第一时间上网搜索了“阿弥陀佛”,知道了他原来是西方极乐世界的教主,知道了口说“阿弥陀佛”问候,代表了智慧和福德的双重最圆满祝福……不禁直冒冷汗,幸亏当时没有自作主张来解释,还真的有可能说偏了。


       我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希望能直接听龙泉寺法师能就“阿弥陀佛”开示一下。因此,一周后我走进了龙泉寺的课堂。


       “阿弥陀佛有哪些内涵?一般在哪些场景下使用?”这也是我生命中第一次向法师提问。我内心喜乐无比,因为发现当时提问我的人,就坐在不远处。这意味着,尽管因为佛学知识的贫瘠,没有及时解答疑惑,但至少在这个问题上,我完成了“学员”和“法师”的对接,自己也得到了提升。自利在利他中圆满!


       开示的是贤颂法师,他说这是个极简单又难以回答的问题,针对新皈依学员的根基,他将“阿弥陀佛”比喻成人们日常问候中的“你好”。“你好”这个词语,令我一下子想到了计算机程序“Hello World”,几乎所有的编程语言教程,第一个程序都是“Hello World”。



       此时的“你好”,让我想到这样的内涵:一个新事物朝着一个世界宣布诞生。它是生命的出场方式,也预示了生命层次的成长,皈依的终点。


       如今“阿弥陀佛”,对我意味着什么呢?


       首先,“阿弥陀佛”是一个“法相”符号。我发现,无论“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存在或不存在,它们所指的内涵都是人们希求的——一个精神层面高度发达的世界,一个智慧功德圆满的灵性存在,指点你各种生命的成长。


       其次,“阿弥陀佛”是一个“连接”频道。当我观想、默念它,便和人类历史中开天辟地的“轴心文明”以来,两大东方文明(古印度,华夏),亿万万追求智慧和福德的历史心灵连接在了一起;放眼当下,它又和新的时代精神源点——龙泉寺“心文明”的历史使命、生命能量连接在了一起。它正在迎接、解决、融合来自另外两大轴心文明千年演绎下的机遇和挑战(比如经济增长、人工智能等)。心美智开、福慧双修,智慧和生命生长,只有可能和历史的、当代的、社会的各种缘起发生共振、成就人类普遍意义的福祉才有可能。


       所以,“阿弥陀佛”,对于华夏文明熏陶下的我,相当于在心灵大海穿梭的船中,扬起了一叶风帆。


       最后感恩【AI·觉悟】禅修营男6组所有师兄:刘建坤,范华威,陈有为,陈冲,徐亚伟,徐中华,余辉,刘远,高朝晖,王肖辰,杜永伟,孙思明,曹健豪。

【责任编辑:流水】

标签:源代码 人工智能 禅修营 心文化 龙泉寺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