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正文
探文明之源 寻民族之魂——解码“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成果
来源:新华社 作者:施雨岑、王思北、冯源 发表时间:2018-05-29 18:21:18
字号: [双击滚屏]
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走过怎样的路——这是浩荡世界中,一个民族对血脉根基的求索与追问,也是茫茫宇宙间,一种文明对自身发展历程的回溯与探寻。考古实证,早在5000多年前,我们的祖先便已点亮文明绚烂的花火。恢弘的城址、精美的玉器、丰沛的粮食储备……他们在黄河、长江中下游、西辽河等地,用勤劳与智慧创造了令人惊叹的文明硕果。从起源到古国时代,各处文明此起彼伏,最终出现了中原地区兼收并蓄的核心,中华文明由点滴之水汇成涓涓细流,最终成为滋养广袤中华大地、孕育无数华夏儿女的大江大河。


上下五千年,中华文明灿如星河,绵延闪耀。我们引以为傲的文明长河,发端于何时何处?延绵不绝的5000年传承,经历过怎样的起承转合?这些牵系根脉的问题,曾让一代代学者兀兀穷年、接续探索。


28日,由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牵头,联合近70家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和地方考古研究机构共同参与的“中华文明起源与早期发展综合研究”(简称“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发布成果,揭开中华文明源头的神秘面纱,书写华夏儿女共同的“家谱”。


擦亮中华文明“满天星斗”


发展水平相近的众多文明,散布在中国的四面八方,犹如天上群星之星罗棋布——已故的中国考古学界泰斗苏秉琦先生多年前就曾提出中华文明初始时期的“满天星斗”说。


多年来,探源工程专家聚焦良渚、陶寺、石峁、二里头等都邑性遗址,以田野考古工作为中心,并将实验室“搬”到了考古工地,擦亮已经沉睡数千年的文明“星斗”,也为实证5000年中华文明提供重要证据。


在浙江良渚遗址,发现了建于距今约5000年前,面积近300万平方米的内城和更大规模的外城。为了防止古城遭到洪水的侵害,在古城以北的山前地带,良渚人堆砌起巨型水坝,其工程量在全世界同时期的建筑中首屈一指。


在山西陶寺遗址和陕西石峁遗址,分别发现了面积在280万乃至400万平方米的巨型城址。这些城址内社会分化严重,高等级建筑周围有高高的围墙围绕。这一时期,墓葬中反映的阶级分化非常明显,小墓一无所有,或者仅有一两件武器或陶器;大型墓葬随葬品可达到上百件,不仅制作精美,而且表明等级身份。


“像这样的社会,显然不再是原来我们认为的部落联盟,应该已经进入到国家阶段。”探源工程负责人之一、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巍说,“所以我们觉得,中原地区在这个时期已经进入到初级文明阶段。”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表示,基于90年来中国田野考古学成果的科学总结,经过多学科联合攻关研究,探源工程研究团队还从社会分工、阶级分化、中心城市和强制性权力等方面,提出了中国进入文明社会的突出特征。


探知多民族国家生生不息的力量


何时、如何、有何、为何——探源工程的研究自始至终贯穿着这几个关键词。“我们并不仅仅是要解决中华文明何时形成、是否确有5000年历史这样的问题,还要追问中华文明如何发展、又为什么这样发展等一系列重大问题。”王巍说。


经过多年研究,专家们对中华文明起源和早期发展的过程进行了梗概式描述。


——距今5800年前后,黄河、长江中下游以及西辽河等区域出现了文明起源迹象;


——距今5300年以来,中华大地各地区陆续进入了文明阶段;


——距今3800年前后,中原地区形成了更为成熟的文明形态,并向四方辐射文化影响力,成为中华文明总进程的核心与引领者。


“中华文明实际是在黄河、长江和西辽河流域等地理范围内展开并结成的一个巨大丛体。”探源工程负责人之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赵辉说,“这个丛体内部,各地方文明都在各自发展。在彼此竞争、相对独立的发展过程中,又相互交流、借鉴,逐渐显现出‘一体化’趋势,并于中原地区出现了一个兼收并蓄的核心,我们将之概括为‘中华文明的多元一体’。”


专家认为,作为一种历史趋势,“多元一体”也奠定了日后夏商周三代文明的基础,成为中华民族和多民族统一国家形成的远因和源头。


探源工程的工作也揭示了大量有趣的文明细节,佐证着中华文明兼容并蓄的特征:利用DNA技术得知,今日常见的小麦、黄牛、绵羊皆是“移民”而来;从多处早期矿冶遗址推断,中原地区的青铜冶炼技术源自中亚地区,但在勤劳智慧的先民手中发扬光大,发展成为日后独一无二、光辉灿烂的青铜文化……


“中华文明在起源与早期发展阶段形成的多元一体格局、兼容革新能力,成为了其长期生长的起点,从中孕育出的共同文化积淀、心理认同、礼制传统,奠定了中华文明绵延不断发展的基础。”关强说。


照亮中华民族文明发展的辉煌之路


2009年8月,国际学术期刊《科学》为探源工程刊出专号,吸引了国际学术界的目光。


“中国新石器时代是被考古学远远低估的时期。”国际考古学泰斗科林·伦福儒评价说,中华文明探源研究,是中国学术界为丰富发展人类历史的整体认识所作出的应有贡献。


没有多学科深度融合的研究实力,就没有探源工程的世界性成果。在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看来,探源工程取得的成绩与我国人文社会学科和自然科学近年来的长足进展密切相关。测年技术、遥感技术和DNA技术在探源工程实施过程中得到了大量应用,为探源工程中的关键结论提供了重要支撑。


探源工程4期业已结项,华夏儿女探寻5000年历史源流的目光依然热切。


专家们的工作并未完结。在赵辉看来,中华文明探源这个课题将是一个非常长期、需要继续付出努力的研究任务。


在河南二里头遗址所在地,老乡们期盼着二里头遗址博物馆的建成。几十年来在此发掘出土的遗物,将向世人展现这片土地曾经的恢弘景象。


在浙江良渚遗址核心区,瓶窑镇长命中心小学的孩子们好奇地向讲解员发问,感受着5000年前中华文明的奇妙样态,惊叹于祖先高超的智慧。


在未来,伴随着探源工程的成果陆续写入中小学生教材,中华文明5000年灿烂的星光,将在每一个幼小心灵中撒下文化自信的种子。“历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学科,对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培养民族自尊、增强文化自信意义重大。”教育部教材局巡视员申继亮表示,将及时增补教材内容,不断更新和充实历史考古和研究成果。


新华时评:五千年!每一块基石都镌刻着文化自信 


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走过怎样的路——这是浩荡世界中,一个民族对血脉根基的求索与追问,也是茫茫宇宙间,一种文明对自身发展历程的回溯与探寻。


经历十余年的孜孜以求,“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专家们在浙江良渚遗址、山西陶寺遗址、陕西石峁遗址和河南二里头遗址等地开展大规模考古调查和发掘,以考古资料实证了中华大地5000年文明。悠久的文明传承,自此不再仅仅是史书中泛黄的记忆;每一块铸就民族血脉的基石上,都深深镌刻着文化自信。


考古实证,早在5000多年前,我们的祖先便已点亮文明绚烂的花火。恢弘的城址、精美的玉器、丰沛的粮食储备……他们在黄河、长江中下游、西辽河等地,用勤劳与智慧创造了令人惊叹的文明硕果。从起源到古国时代,各处文明此起彼伏,最终出现了中原地区兼收并蓄的核心,中华文明由点滴之水汇成涓涓细流,最终成为滋养广袤中华大地、孕育无数华夏儿女的大江大河。


考古实证,我们的祖先从不封闭、从不孤立。他们以非凡的勇气跨越万水千山,迁徙繁衍,事实上的文明交流几乎一天也没有停止过——陆上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陶瓷之路、香料之路如此,名不见经传的条条通路更是如此。


历史洪流滚滚向前,冲散了说不完的传奇、数不尽的悲欢,祖先们开放革新、兼容并蓄的民族性格在这片土地上却历久弥坚。


正是这些品格与特质,让中华文明前行的步伐得以不断注入新的活力,并在5000年的漫漫岁月中沉淀为文化基因的一部分,代代相传并深深根植于每一个炎黄子孙内心深处,成为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延绵不绝的动力源泉。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习近平总书记的话语,在神州大地唤起着更广泛的认同、更坚定的守望。随着探源工程取得丰硕成果,我们对自身文明之源的认知逐步清晰。文明源头的璀璨星光跨越时空,化为每个人内心更深层、更持久的力量,照亮中华民族未来前行之路。随着文化自信的升腾与凝聚,中华民族的文明发展还将再展新篇、更续辉煌!

【责任编辑:流水】

标签:民族之魂 中华文明 探源工程 文化自信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